返回

追妻火葬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yǔsんǔωǔ.ǔK 番外3.易容别有一番滋味(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(承上篇,改回第二人称。)

    应治礼一回到家,就立马把你丢在床上。

    下一步,精实的身子也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仔细盯着你脸上的妆容瞧了瞧,得出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“画得真丑,以后别让别人碰你的脸了。”结论果然没有好听话。

    这个醋桶……

    “我就觉得很好看啊!”小鱼儿的技术真不是盖的,虽然有点用力过猛,不过那也是因为要挑战应治礼的关係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穿的时候最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你:这个色魔……

    “那我去卸妆吧!”你就不信他会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以这种程度的浓妆,你全部卸乾净少说也要一个小时,而男人早已箭在弦上,撑不了多久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卸了,我们先做点快乐的事情之后再说。”动手就想解开衬衫前扣。

    应治礼不喜欢你穿衬衫,虽然釦子绷不住的模样能让他血脉賁张的;但穿出去被别人看见的话,也会让他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只见男人早已慾火焚身,再让他把釦子一颗一颗地解开,简直像是要他的命一样。

    他用力一扯,整排衬衫釦子硬生拔起掉落床上。

    他满意极自己这种做事俐落明快的风格。

    你简直想把男人一脚踹到床底下,他钱多了不起喔?这样说撕就撕,再多钱也不够买。

    少了釦子的破衬衫根本无法遮掩住里面的风光,美胸被紫黑色蕾丝胸罩包裹着,中间一道鸿沟,简直让人身陷其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你深怕他会用同一招对付你的胸罩,在他手伸过来之前,你先他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自己脱……”这男人面前羞耻心还是别想保留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没有拒绝,他本身也喜欢看你一边害羞地看着他,然后一边害羞地脱衣服的样子。

    胸罩一解开,男人的手迫不及待地直接整件往床下丢去。

    丰满的乳房少了束缚后,整个弹跳而出,最上头一圈淡淡粉红色乳晕以及那莓红色乳头仍是那样迷人而美丽。

    男人迫不及待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,用画圆的方式在乳尖上打转着,但这还不是最过分的,男人似乎是想起你竟然联合其他人一起骗他,一个恶意念头在脑海中浮现,他故意用牙齿嚙咬了乳头一下。

    力气不大不小,但足以让你感到刺激感到疼痛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你用手推着他,“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痛不长记忆,下次还敢不敢再这样做?”牙齿轻轻磨合着,要是答案不让他满意,可能就有苦头吃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不敢了……”你呜呜咽咽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可怜的琪琪,乳头都肿起来了……”应治礼改为温柔地舔着,“老公帮你吹一吹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浑身上下都很燥热,尤其是乳尖上,应治礼的鼻息一直吹拂在上头,带来一丝一丝的搔痒。

    “真可爱,上面都印上牙痕了。”舌尖继续舔弄着乳头,手指也没间着,捻起另一侧的乳尖,技巧性地搓揉着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快感一波波地涌上来,你不自觉地张开双腿。

    轮流把两粒乳蕾都玩过一轮,你现在这模样像极了办公室秘书正与总裁大人偷情的场景。

    应治礼心血来潮,把你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琪琪你这模样像不像是在办公室勾引总裁的女秘书?”他看着你上半身赤裸,下半身窄裙的样子调笑道。

    你低头瞧了自己身体一眼,乳头都被他咬得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总裁……”嗲嗲地喊了句,“总裁夫人随时会进来呢!”

    被你这么一喊,男人目光深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荡妇,趁着我太太不在就在办公室里勾引我?”拉扯了一下颤巍巍的乳尖,“说,我要怎么惩罚你才好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吃痛地喊了一声,仍是一副娇滴滴的声音,“总裁不是说不爱你太太的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把你推平在床上,“胡乱造谣,这下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会学乖了。”

    应治礼快手脱去下半身的裤子与内裤,挺立的男性象徵巨大且粗壮,他上前双脚大张分别跪坐在你头颅两侧,那根巨棒就抵在你的唇上。

    你双手扶在他大腿上,然后小嘴尽可能地张大,把唇上那根肉棒给含住嘴巴里。

    你熟练地舔吮着口中的巨物,只能说人的潜能无限,原本连含住一半都显得困难的小嘴,早在应治礼的训练之下,已经能整根含入了。

    你用喉咙挤压着茎身,再加上舌头灵巧地滑过龟头的地方,男人屁股绷得很紧,就怕一不小心,整个洩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爽……”应治礼仰高头部,眼睛半瞇半张。

    扶着他大腿的手也没间着,轻柔地来回摸着,似是要加深男人的慾火一样。

    明明身下是不一样的一张脸,但对应治礼造成的衝击仍是一样的剧烈。

    好似快憋不住了,应治礼匆忙拔出插在你嘴里的肉棒。

    他大口喘气着,龟头顶端除了你的口水外,还有他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体。

    你瞪大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他,“总裁,你……不行了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对男人来说杀伤力完全不亚于砍他脑袋,只见应治礼瞇起双眸,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,冷冷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是应该让你瞧瞧挑衅我会有什么代价。”

    大掌擼了擼自己那根肉棒,确保仍是硬邦邦的之后,他回到你的双腿间。

    窄裙要脱下是麻烦了点,所以他乾脆直接往上撩起。

    同款式黑色蕾丝内裤露了出来,你自己主动地把内裤褪了下来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